MonumenT

こんな悲しい世界、みえなくていい
MENU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精神力低下

感觉这几天一直活在漂浮之中。
打个水结果把手烫了。明明前三年都安全地度过了,结果这学期被烫了两次。
看着手上泛红的皮肤突然有点搞不懂了。

大概是从高中时代开始常常会有些奇怪的感觉,比如走在楼梯上觉得下一秒就要摔倒滚下楼梯,或者爬上床整理蚊帐的时候会觉得下一刻就会摔下床。
当然这些事一件都没发生过,但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现在。
以前打水时也会觉得马上就会被烫,可潜意识里已经把这当做一如既往的被害妄想,理智认为这肯定是不会发生在现实生活中的。
当真正发生时反而有些不知所措。

晚上睡觉会做收到拒绝邮件的梦,会做完不成任务的梦。
好像一直都是这样,为第二天的事焦虑的夜晚一定会做失败的梦。对什么事怀抱期待的时候也会梦到期待落空。
而现实往往和梦一致。

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也无力去改变什么。

其实还有半个月就能回家,可是感觉遥不可及。
还要做调研,做模型,考试,论文翻译……
再半个月前明明很期待的,现在却一点也不想回家,似乎已经成了每个学期的通病了。
家里的一些东西实在让人讨厌。

晚上上课,老师说了一句“好的梦想还是坏的梦想”,很想发问梦想有不好的吗?
不好的东西能作为梦想吗

还是我自己太嫩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前几天陷入绝望差点出不来。

深深的自我厌恶积累到爆发边缘,导火线事件出现,引线被点燃了。
嗡——
捂住耳朵等着爆炸声的到来,但是在等待的时候抓住了一根稻草。
得救了。

火被熄灭了。
可是引线还在,还有再次被点燃的危险。
只能尽量离得远一点,可是还是知道再怎么也无法逃离。
等到真正能正视的那一天需要多久呢?

现在的状态太不稳定,无论怎样下定决心都还是无法克制的动摇。
所以在这种状态下是无法面对父母的。
对于不知道我这段时间是怎么度过的他们来说,肯定是无法理解的吧。
曾想过向他们寻求帮助,最终还是放弃了。现在想想还好没有选择这个选择肢。
问了他们又能怎么样呢?
这种时代下的彷徨是他们所不理解的吧?
听见电话里的一个又一个疑问句,耐心也到爆发边缘。
无法克制的情绪。

回想导火线那一天,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一般就是这些大不了的事,如果在当时跨不过的话就没救了吧?
能有在这种时候拉我一把的朋友实在是太好了,RY同学。

今天考完试感觉新一轮的攻击又要来了,还没有做好准备迎接下一波。
这样的话就只能用忙碌来麻痹自己了吧。

什么时候才能好好的整理一下心情呢。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