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umenT

こんな悲しい世界、みえなくていい
MENU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我乐山我自豪

本来是在查31乐队的资料,结果无意中发现了很多更有趣的信息,才发觉乐山真是个人才辈出的地方啊~~~
当年刚进高中的时候,第一堂音乐课就是31来给我们上的,现在想起来还真是先进啊。

这里要推荐一个很厉害的网站: CHINESE ROCK DATA BASE
大概在中国都找不到一个这么全的涵盖了几乎中国所有知名的不知名的摇滚乐队的网站。

在里面闲逛的时候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首先是刘敏
现在重塑雕像的权利在中国摇滚里还是算挺有名的一个乐队了吧,而在里面很受欢迎(?)的女贝斯手,居然是乐山人。2003年12月6日乐队第一次live,成都小酒馆。
在重塑之前,刘敏是在U235里的,后来在02年初,乐队解散了。U235里的刘敏担任的是吉他手的角色。
U235感觉上是个很厉害的乐队。虽说是在乐山成立的,但活动却主要在成都,00年的第一届迷笛音乐节也有参加。但是在02年的时候乐队便解散了,很是可惜。

说到U235,就有个不得不说的人,鼓手王赣
如果知道声音碎片这个乐队的人,想必对这位前鼓手也有所了解。
99年秋他和同在乐山某一中专教美术的尹勇,与另外两人一起成立了药用植物研究所乐队,在01年的时候更名为声音碎片,同时原来的主唱退团,攀枝花的马玉龙加入。04年王赣和尹勇都退团了,05年回了乐山,王赣开了个琴行,同时和尹勇一起成立了一个音乐工作室。10年5月19日中午,王赣因为胸腺癌在乐山去世,享年36岁。
豆瓣上一个对王赣的评论,写的很不错。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1474530/

虽然现在的声音碎片除了吉他手外,都已不再是最初的人马,但仍然是个不错的乐队。

有人说,声音碎片是一支由落魄诗人、三流医生和人民美术教师所构成的乐队,所以他们常在营造一种有诗歌,有医治,有画面的氛围。
大概这是我见过的对摇滚乐队最美丽的描述,而这种氛围也很好的融入了他们的音乐中。
总之,王赣,是一个很值得尊敬的人。愿在天堂也能继续自己的路。

介绍暂时到这里,下次期待能挖掘出更多的东西^^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又是来纠结这种事

先放个NEWS:

from http://ameblo.jp/moran-soan/entry-10599789828.html

7月23日、Moran Zillが体調悪化の為、急逝いたしました。

突然のご報告で関係者の皆様、ファンの皆様方に多大な御心配、御迷惑をお掛けします事を心よりお詫び申し上ます。

通夜、葬儀については近親者のみで執り行わさせて頂く予定です。

今まで未波、三狼、そしてZillの事を応援して下さった皆様に心より感謝申し上げます。

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平成22年7月24日

Moran Zill 遺族一同。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Moran也好Zill也好,我都是一点也不熟悉的,但看到这种消息还是有些伤心的。
感觉最近这些事件发生的很频繁,虽说生老病死是无法违背的自然规律,但偶发的事件总会让人措手不及。

ご冥福をお祈りします。


接下来才是正题

最近真的很纠结学鼓的事。昨晚上想了很久,想得有些失眠(当然顺带还想了些别的事),最后还是没想出个所以然来。还是今天来慢慢的理一理比较好。

不学的原因:
1.大二的课程太重了,没有多少时间可以练习。如果只根据课表,不算上其他事的话,就只有周二下午及晚上,周五晚上和周末。周二其实机会很少,其他还有作业时间。这样看来每个星期除了上课几乎就没什么时间练习了。
2.经济问题。一个VAMPS就搞得我大半年都活不好,下学期还得买相机,又是一大笔钱。

继续的原因:
1.还是想继续下去,不想就这样让它搁浅。不去学的话就没地方可练习了。不过学校的排练房可以试一试,不知道到底是怎样的制度。
2.还有人等着我去排练orz 虽然信心严重不足但还是很希望去试试夹BAND。

学也好不学也好,理由都没有多少啊
这样看来还是没有结果啊。先暂时纠结着吧,还有一个多月回学校了,到时候一下子就解决了也说不定。
不知道到时候该怎样面对SIMON啊OTL

ps:拍手的是tokei? 谢谢,我会加油的^^

消沉

每个在家的晚上都会莫名的消沉下来。想要找个人倾诉,结果对方还沉浸在世界杯的余韵里,不停地发图给我看,完全不知道其实我对足球没什么兴趣。
好像很多次自己都是这样的,想找个人倾诉一下,却被堵了回来,有时候还反而成了对方的出气筒。
真是不妙啊,现在所有的想法都只能自己憋着了。嘛,不过这里也算个发泄地,挺好了。

昨晚上的时候想了很多事,主要的是关于学鼓。
突然间有些迷失方向了。自己学鼓的初衷到底是什么?只是玩玩而已?那么为什么在后来又想着要一直的学下去?为什么现在又开始迷茫了?
最开始只是想学个乐器,吉他太难了,贝斯太重了,最终想来想去还是选择了鼓。这似乎有些命中注定的味道。
在试学之后自己是毫不犹豫的开始了正式课程,然后第一期的课程之后又立马开始第二期,中途没有缺一次课。本来这是理所应当的事,但是同班的其他几个人却是隔三差五的来,这反而让我觉得尴尬不已。
上期的最后一个月因为考试没有去,结果放了假却不敢去了,真是差劲啊。
平时去练鼓碰到的几乎都是比我厉害很多的人,不过这还不是挺郁闷。很不爽的是有一天下午琴行里没什么人,当时琴行里有几套鼓要换镲片,所以就只剩几间小房间。最开始只有我和另一个女生在练,过了会儿有个男生来了。这个人以前只是对他有些不爽,还没到讨厌的程度。他好像是找不到喜欢的鼓,于是就去和那个女生说。“让那个女的让开吧”听到这句话时我真是超级不舒服。说我心胸狭窄什么的也好,反正听到有人对我用“那个女的”就超级来火。或许真的是我心胸太狭窄了,这么一点小事,就记恨到现在。

无视以上牢骚,说回正题吧。
虽然最开始只是学着玩玩的,但在学的过程中渐渐体会到了鼓的魅力,也想要坚持下去了。对我来说学鼓的费用并不是一个小数目,而且这是计划之外的开销,但是想想也就忍下来了,尤其是听到SIMON说他还会在上海待两年左右的时候更加的坚定了决心。当有人和我说什么时候一起去排练的时候开心的要死,自己也想过玩乐队什么的。
但是回家之后却突然觉得一切都那么的不现实。本来说去这里的琴行找个差事,顺便还能练习一下,却因为胆小迟迟没有行动。到今天为止已经有一个月零15天没有摸过鼓了,这更加的让我不安心。新买的鼓棒一次都没有在鼓上试过。有时候自己拿个椅子垫几本书打得很欢乐,停下来的时候感觉到的却是更大的失落。
下学期的课程也更加的紧了,没有多少时间可以供自己练习了,照现在这样的状态完全就没法学吧。

曾经以为这就是自己的梦想了最终还是要在这里搁浅了吗。

无能的自己啊。如果放假刚回来的时候就去了琴行,现在就不会在这里纠结了吧。想吐一下自己的槽却发现完全无力啊,真TMD是卧槽啊。

ご冥福をお祈りします

「大佑と黒の隠者達」の大佑(本名・押田大佑)が本日7月15日に急逝した。

今のところ死因などの詳細は不明。通夜や葬儀、告別式は遺族の意向により近親者のみで執り行われる。

大佑と黒の隠者達は6月2日に1stシングル「翻弄」をリリースしたばかり。7月21日にはニューシングル「嫌」の発売が予定されている。

natalie news:http://natalie.mu/music/news/34826
official:http://www.the-studs.com/daisuke/


shock到了...虽然之前对蜉蝣不是很了解,也没听过他们的歌,但这样的事发生后,谁都会难过的吧。
ご冥福をお祈りします。

想起了COMMET桑。现在还是觉得无法接受,这样一个几乎在所有L团DVD里都能看见的人,今后将再也看不见了。

如果说起来的话,自己也应该提早做好心理准备吧,虽然说以前也不是没有想过,但总是想到半路就强迫自己停下,不敢再往下想。但是这些事是迟早要面对的。他们都已经步入中年了,说不准哪一天就会离我们而去。

我们要逐渐习惯别离。

Lくん

一不小心翻到一个初中同学的blog,看着突然觉得有些哽咽。

初中的时候和这位L同学关系非常一般(或者叫没有关系?),中考的时候是1分之差没能进我去的那个学校。后来高三的时候听妈妈说L好像要去日本了,我突然间就愣住了。

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一种感情,慕?嫉妒?对于能去这个别人或许不理解我却一直向往的国家的人,我总会有一种莫名的情绪。之所以大学选择了上海,也只是把它当做跳板吧。渐渐的我又明白了,以我这样,要去日本的路还很漫长。不会日语,没有资金基础,能支持我的也就只有信念了。
但是至少我在朝这个目标前进。已经来到了上海,下学期开始也要辅修日语了。现在的打算是毕业后先工作一段时间,自己存些钱再去留学。本来自己的这个专业也是日本比较好吧。

看着L描述自己在日本的感受,突然觉得我是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人。大概是不同的经历会让人的思考方式不同。
现在的自己努力的想要学会独立思考,不要再像以前那样只知道一味的附和,但无论多么的努力,总是有让自己不满意的地方。
自己果然还是太幼稚了。

半夜说不出什么有逻辑的话抱歉。不过话说回来这里都被墙了又有谁在意呢。
还有许许多多的感慨描述不出来了,就让他们烂在肚子里吧。

Lくん,有缘的话,未来或许能在日本相见。

又到了这种时期

马上就要回家了,但是又有不想回家的感觉了。明明还想家的要死。
上期期末的时候也是,明明非常的期待回家,结果到了马上就能回去的时候又不想走了。

大概我真的是一个无法恋家的人吧。寝室里的一个本地同学,一个星期不回家,就想的要死,另一个外地同学也是很恋家的那种,经常会想家,有时说梦话也会说到。
看来我只适合在外漂泊。但有时候又会怕麻烦,这时又想起家的种种好处了。我真是个完全的矛盾体。

今中午的时候寝室里最后一个同学走了,只剩我一个人了。期待这样的日子很久了。开心的把电脑放的很大声,看着live,有时把书摞起来当鼓垫打,居然打得很开心。大概是因为真的有很久没去琴行了吧,这几天虽然闲下来了但是又不敢去了,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SIMON。

上次看到SIMON说他还会在松江待两年,然后就要回香港了。当时真是吓了一跳,怕自己从此就失去了这样一个老师。后来想想两年后自己也已经快要大四了,也没什么时间去学了吧,只不过没有了练鼓的地方,只怕自己到工作的时候已经不会了。下学期也不知道时间能不能排的过来,大二的课程本来就加重了,还去学了辅修,就真的没多少课余时间了,但我还是希望能继续下去。现在真后悔这学期这么悠闲地时候没有经常练习,以后还想练也练不成了。
这个爱好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上期做了个梦想板,还写着2015年要拥有一套自己的DRUM SET,现在想起来觉得那个时候自己坚持下来了没有也不知道,自己在哪个地方漂泊也不知道。不过如果SA能经常来SH的话,就可能能坚持的吧,毕竟学鼓的初动力就是SA。这样说起来就像自己肯定会坚持不下来似的……不过几年后的事情,谁又说得清呢,2012都还没来,更何况是2012后的事呢。

今天换了个模板,很有夏天的feel。虽说我挺讨厌夏天的,但仔细想想还是有很多美好的事物的,试着接受吧。发觉自从我来了这个学校过后对事物的忍耐能力越发的高了XDrz
这好像还是fc2被墙了过后的第一次换模板。上次那个MS用了很久的样子,这个大概也会用很久的吧……

恩,那就到此为止吧,收拾收拾行李,准备回家了。

热!!!

考完试已经差不多一个礼拜了,大图昨天也画好了。MS应该清闲了,但还是感觉很忙。
今天拿到了V团的票子,按理说应该挺激动的,但其实没什么感觉。虽然最近听到了BEAST让我燃了一下,但总的说来大概是已经到了对万事都淡定的时期了。
大约9号左右能回家,这之前还要去看个SB。这几天真是热得不行,虽然下了几场雨,但还是十分的闷热。真想马上就回到家。今年暑假也计划了一些事,但愿自己能勇敢的去做。

好吧,接下来才是这篇日志的真实目的。
封套正面
vamps live 1
背面
vamps live 2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